【金牛瞎幣幣】幣圈會大跌就是因為有這群人!
maomao
1970-01-01 08:00
技術
一鍵分享:
FaceBook
Twitter
QQ
Google+
与此话风截然相反的是,2018年将有大波“正规军”入场区块链,这将带来下半年区块链投资领域的大爆发。
Loading...

礦工拔電源,幣圈大佬沉寂,韭菜慌忙出逃,幣圈涼涼了,快跑!幣王一路瀑布,幣圈的信仰又開始跟著下跌。

與此話風截然相反的是,2018年將有大波“正規軍”入場區塊鏈,這將帶來下半年區塊鏈投資領域的大爆發。

“正規軍入場,區塊鏈投資領域大爆發”,出自於九鼎區塊鏈實驗室創始人之口,他口中的正規軍則是過去長期做股權投資的。

幣圈涼涼了,快跑!幣王三根大陽線後或許會改變這些人的信仰。

但傳統的PE假借“正規軍”名義入場,會不會畫著香飄四溢的大餅,揮著寒光閃閃的鐮刀闖入區塊鏈大門,上演一齣圍獵幣圈、鏈圈的華麗大戲,我就不得而知了。我只知道,正規軍中也有野蠻人。

擅長“變臉”絕技,吃相難看

2014年之前,九鼎積壓了大量股權項目,九鼎利用新三板做了一個“基金份額變股權”方案。

在這個方案中,九鼎做一級LP(Limited Partner,簡稱“有限合伙人”,是普通的個人投資者),原LP做二級LP,兩層LP利益談妥,共同上市圈錢,然後做大三板九鼎。這像不像傳銷?

九鼎利用投資者們的貪心,不斷滿足不合格的LP過分的需求募資,LP一旦上了船,就算後悔,也只能是九鼎一條船上的人了。

2014年,九鼎集團登陸新三板後先後完成三輪、累計超過130億元的直接融資。在此期間,該公司利用百億融資跑馬圈地,瘋狂併購證券、基金、P2P等金融資產。

當時九鼎的模式都算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基金公司模式,而是資管公司,藉資管公司之名行基金公司之事,四川土生土長的創始人,在資本市場很擅長“變臉”這項絕技。

九鼎當時著眼的不是如何降低投資風險,而是不斷地提高杠桿率。有了不良資產對九鼎來說並不可怕,可怕的是九鼎拿不良資產繼續吹泡沫,然後找接盤俠。

九鼎早期投資了幾個項目(吉峰農機、金亞科技),獲利頗豐。這兩家已上市的公司現狀如何?

金亞科技靠造假在A股行騙九年,2018年6月深交所宣佈,因欺詐發行,已正式啟動對金亞科技的強制退市機制,金亞科技也由此成為欣泰電氣之後,A股第二例因欺詐發行股票被強制退市的企業金亞科技4萬股民遭悶殺。

而吉峰農機因騙補、虧損,幾近在退市邊緣掙扎。

一提到九鼎,同行給其評價是:沒什麼專業素養,浮誇,愛畫餅,吃相難看。

大時代造就了九鼎,在特定的環境下,九鼎將PE工廠模式玩到了極致。會玩的九鼎,每次都能成功的踏準時點,能夠充分的利用資本市場來操作。

九鼎已不是力扛九鼎的“九鼎”

在持續的金融去杠桿、流動性緊縮的大背景下,作為曾經的私募巨頭,昔日風光無限的明星私募九鼎投資當年的風光早已不再。如今面臨著業績不佳、股價承壓、資金吃緊、集團層面負債纍纍等利空消息纏身。

財務數據顯示,今年一季度,九鼎投資出現增收不增利的狀況:報告期內,該公司實現營業收入1.67億元,同比增長13.03%;其實現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0.46億元,同比下降17.22%。

實際上,即便是在Pre-IPO大獲豐收的2017年,九鼎投資當年度業績最終卻表現出倒退:去年,該公司實現營業收入和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分別為7.56億元、3.24億元,同比分別下滑54.02%、49.62%。

上述數據則表明,雖然九鼎投資管理基金的規模仍在壯大,但同比減半的新增投資規模預示著,九鼎投資在新項目拓展上遭遇了困境。

而IPO今年整體放緩的趨勢,以及項目退出的困境,也在不斷使這家公司的處境變得複雜。

九鼎二級市場股價持續低迷,持股九鼎投資深套的股民憤慨道,九鼎系越來越像當年的德隆系。

現實的窘境迫使九鼎投資轉變自身定位,試圖要撕去過去的標簽,九鼎投資的投資“心態”正在發生變化。

正規軍還是野蠻人?

九鼎投資操著旗下區塊鏈實驗室的五隻基金闖進了鏈圈和幣圈,“正規軍”不是來輸血的,是來吸血的。

九鼎旗下基金投資的領域:游戲、權益類資產。為什麼是游戲、權益類資產?下麵是九鼎投資創始人的原話:

游戲是整個區塊鏈行業第一變現的,傳統互聯網世界也是這樣。因為游戲最容易變現,因為它容易上癮。基本上能夠比較好產生變現效果的就在游戲這個領域。

九鼎進入鏈圈和幣圈不是帶著情懷和信仰來的,皆為利來。

九鼎創始人一直在提倡金融資產,並認為這是最快落地的產業。進入鏈圈後,美其名曰“自帶金融屬性的互聯網”。其創始人認為,傳統互聯網沒有任何的金融屬性,BAT的人不太懂金融的,但是區塊鏈使這個變了,所以做這個要懂金融。

披著區塊鏈的外衣,乾著傳統PE的活,美其名曰自帶金融屬性的互聯網,鏈圈不缺新名詞和概念,浮誇之人,缺的是 推動整個行業發展的人。

九鼎創始人還鼓吹權益類資產會成為下半年的熱點,在傳統世界不能變現的各種權益都慢慢變成數字貨幣,標準化後上鏈。

據數據顯示,中國市場活躍的37家頂級投資機構、8522個創業項目、7640億股權投資基金、7640億股權投資基金的投資大數據分析來看,中國頂尖投資機構的平均綜合退出率僅為17.11%,中國頂尖天使、VC、PE的投資機構退出率分別為4.71%、16.34%、28.16%。股權投資退出不暢是行業最大的痛點。中國股權投資市場80%的項目不能順利退出,區塊鏈或將顛覆現有股權交易邏輯。

這就不難解釋為什麼九鼎創始人在鏈圈鼓吹權益資產,提倡權益資產數字貨幣化,然後上鏈。

九鼎不是一言九鼎的“九鼎”,如果傳統的PE假借“正規軍”名義入場,揮著寒光閃閃的鐮刀闖入區塊鏈大門,肆無忌憚的收割,那麼,這個行業的名聲只能越來越臭,圈外的人望而止步。

當然,小孩才分對錯,大人只分利弊。

原創聲明:本文系金牛財經原創,版權屬金牛財經所有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。轉載或內容合作請聯繫微信號:13725514262獲取轉載格式,違者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
Copyright © 2018 Gift.ONE.All Rights Reserved